“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启幕

小陶陶 2018-09-26   中华陶瓷网1116
1226
0

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杜迺松来到展览现场

       “冲淡平和者爱单色釉,雍容富贵者爱珐琅彩、粉彩。”在中国瓷器史上,单色釉瓷器是极重要又极特殊的品类。自唐代“南青北白”始,历经宋代五大名窑,至明清达到鼎盛。一物一形,一器一色,它践行的是陶瓷中的极简美学。

      近日,“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在保利艺术博物馆启幕,展出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景德镇御窑博物馆馆藏明代御窑遗址考古遗物及瑞士玫茵堂、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等重要私人旧藏单色釉瓷器共110余件(组),立体呈现单色釉瓷器绚丽的风采。

      五色五章,繁杂纷纭

      单色釉瓷器是指除自身釉色之外不假其他任何色彩装饰的瓷器。宋代是单色釉瓷器的第一个黄金时代。此时的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主要是出产单色釉瓷。汝窑的“雨过天青色”,钧窑的玫瑰紫、海棠红,定窑的白定、黑定、绿定,龙泉窑的粉青、梅子青,皆是单色釉瓷里的名品。此时釉色简率单一,体现宋人崇尚自然、天人合一的审美情趣。

      至明清两代,不仅烧造技艺得到发展,釉料的调制也臻于高峰。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载:“明代发明彩色极多,不胜观止。”

     釉色里“青、黄、赤、白、黑”通称“五色”,但五色里各个浓淡浅深推演变化。据《饮流斋说瓷》载,单是“红色”一色,就有霁红、醉红、宝石红、胭脂红、粉红、豇豆红、桃花浪、娃娃脸、杨妃色、柿红、肉红、猪肝、茄皮紫、乳鼠皮等不下百种。

     展览学术主持、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王光尧在展览序言里写道,明代单色釉的生产除了对早期青色釉的直接传承,还开始模仿烧造宋代的汝窑、官窑等名窑的釉色。而至清代雍正乾隆时期,在御窑单色釉的烧制中,外来技术占据至少三分之一。

     御窑遗珍,私藏佳品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以景德镇考古土的25件御窑遗珍为起点,展出的红釉印花盖盒、红釉梅瓶、红釉盘、紫金釉水仙盆、甜白釉印款靶盏残片等,还原明代御窑单色釉的真实样貌。

     瑞士玫茵堂、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等重要私人旧藏,构成展览的主体部分。20余种釉色的器物,令展厅内光华照眼。

     玫茵堂藏瓷以其富庶精美,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此次展出一套豇豆红文玩瓷器七件套,产于大清康熙年间,包括镗锣洗、莱菔尊、太白尊、印盒、菊瓣瓶、苹果尊、柳叶瓶各一,色彩润泽,细巧可赏。而展出的玫茵堂文玩瓷器七件组成一套,品相完好,更为难得。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庋藏的几件黄釉、柠檬黄釉瓷器,也十分夺人眼目。黄色为帝王色,明清两朝对黄釉瓷的使用有明确的严格规定。此次展出的明嘉靖黄釉仰钟杯,釉色明艳,观之可喜。黄釉团云龙纹盘,盘心绘五爪云龙纹,外壁以两只行龙装饰,底施白釉,并以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双圈六字双行楷书款,堂堂皇家气概。又有柠檬黄釉小盘、柠檬黄釉花口杯等,均为大清雍正年制,契合于雍正的文人调性,淡雅轻倩。

     “明清两代的瓷器生产总体上看是一个世俗的时代,无论是在御窑还是在民窑产品中,青花、釉里红、青花五彩、斗彩、五彩、粉彩、珐琅彩等占比最大,它们因为装饰手法和图案都更贴近生活而盛行。然而,单色釉瓷器却反世俗而动,在釉色品种、仿古与创新、器物类别和器物造型等方面都取得了非凡成就,成为明清时期景德镇瓷器生产清新、质朴的亮点。”王光尧表示。

      近年来,单色釉瓷在收藏市场上也表现不俗。2017年,佳士得香港秋拍上拍7件(组)暂得楼藏明清官窑单色釉瓷器,无一例外高价成交。而一枚北宋汝窑天青釉笔洗更在2017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以2.94亿港元天价释出,创下单色釉瓷的世界拍卖纪录。

      该展持续至10月20日。

    【专访瓷器专家陈连勇】

      南都:明清时代的单色釉瓷器在工艺方面有没有有别于前代的特点?

     陈连勇:我们现在说的单色釉都是在宋代五大名瓷的基础上来逐步丰富完善的。颜色比以前多了很多。最早是“南青北白”,宋代的五大名瓷之所以有突破,是因为出现了汝窑的天青色,官窑的灰色,钧窑的红色……如此一步步发展过来。到了明宣德的时候,出现了很多很特别的颜色,比如宣德宝石红,是一种像牛血红一样非常凝重的红色,还有雀青色、孔雀绿、茄皮紫等等。到了雍正年间,单色釉瓷器发展到最鼎盛。唐英在《陶成纪事碑》里一共写到了五十七种釉色,是中国官窑瓷器发展的一个巅峰。

     陶瓷烧造严格来说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从陶炼胎土、成型、晒干、上釉、描画、烧造,这一系列环节里任何哪里有一点点瑕疵,生产出来的陶器都会有问题。我亲手经历过的一个例子,青花釉里红,烧完了颜色没发出来,烧造师傅就拿胭脂红在釉里红的图案上给覆盖一层,再烧一次,这样就把这个缺陷给遮盖了。但是单色釉如果有一点点缩釉、串烟,或者发色发得不够好,都没办法再遮掩。

     南都:在单色釉瓷器里最珍贵的颜色是哪几种?

      陈连勇:在清代官窑里最稀少的是淡粉色、湖水绿、柠檬黄,还有胭脂红。因为单色釉的釉色原料最早大部分是法国的传教士带过来的。一些颜色用到稀有元素合成来烧炼,而我们国家数量很少。比如胭脂红要用到金做着色剂,柠檬黄用锑做着色剂。当时宫里有一个小窑专门烧制珐琅彩,雍正的弟弟怡亲王胤祥让唐英寻找会炼各种釉色的人来造办处供职。师傅来了北京以后,专门负责炼料。一开始珐琅彩都是由法国人画,后来中国人也能画,画完后在造办处烧制。但是瓷器的胎子都是在景德镇烧。到了唐英写《陶成纪事碑》的时候,绝大部分釉色已经国产化了,但这几种颜色的数量相对于其他的釉色还是少很多。

     南都:雍正帝和乾隆帝的审美大异其趣,反映在单色釉瓷器上有什么不同?

     陈连勇:雍正朝的单色釉瓷器器型更漂亮,釉色更美。乾隆朝的稍微逊色一点。同样一个柠檬黄的盘子,雍正的可能卖一百万元,乾隆的就卖五十万元。

     乾隆继位的时候还年轻,绝大部分工匠沿用了雍正时期的工人,也是唐英在督陶。因为圆明园太大了,装饰、摆设需要大量的瓷器。除了青花、斗彩、粉彩,单色釉也大量地烧造。乾隆年龄大了以后眼睛不好。他手下人就一定要做更浓艳的,更花里胡哨的东西来讨他欢心。所以乾隆晚期的时候官窑烧制更多的是彩瓷,单色釉相对来说数量更少。

 








责任编辑:苏晓薇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