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陈云贵

小陶陶 2018-04-25   原创1586
1010
0

他一边阅读,一边创作,用陶瓷和青铜,塑造出多彩人生——衣裙飘飘的青瓷仕女、面目待考的戏剧人生和古意盎然的几位高士。他,就是陈云贵,一个从德化陶作坊里出走的“泥巴孩子”,一个从景德镇、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出来的“泥巴学生”。

为期15天的“未遂——陈云贵当代雕塑艺术展”6月5日在省美术馆落幕。省美术馆馆长唐明修给出这样的评价:“阅读陈云贵,是体验当代生存语境的契机,是一种与自然、人文、时间对话的开始,也是正在将自我从生存世界中提取出来,投入生命相逐的未遂事件……”

在省美术馆展厅入口处,放置一尊面部被风格化处理过的青瓷仕女,宽袖大袍、风雅高贵、线条流畅,颇有唐俑风韵。

往里瞧,“青瓷侍女”系列作品,大都身体弯曲,颈部紧缩,头顶怪异之云,抚胸仰望远方。细细观看,你就会发现,这些形态各异的仕女,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漂亮,但有趣得很,十分耐看。

“雕塑要学会消解个性,呈现共性的东西,传递东方艺术之美。”陈云贵说,脸部不是雕塑的第一表情,要抓最具标志性的元素,比如闻一多的大烟斗、孙中山的服饰。

问及创作缘由,陈云贵给出这样的解释:“我之所以选择用抽象之块、面、线自由流动组合,是因为要突破写实具象之美。”

事实上,陈云贵一直在传统写实和现代抽象之间博弈。从此次展出的八大主题雕塑可以看出,他善于运用材料固有的语言表现思想,最大限度地发挥陶泥的可塑性。

读“风马秀”系列青铜作品,可品出汉代塑像的味道。不难看出,陈云贵不再满足于娴熟的手艺,开始自觉地寻求对当代精神的表达。这批马也是他创作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艺术要有独到的审美视角和独特的艺术形式。这些雕塑作品是我对生命、生活的思考,更多表现感性的、意象性的东西。”陈云贵说。

经多年艺术训练,陈云贵努力追求原创性,试图在历史长河中思考自己的艺术位置,以期形成自己的特点。

“一片民国的衣衫,化作清清的风,在盘旋岁月,在拂拭寒窗,在呼啸古今……”走近“见贤思齐·民国人物”系列,这段文字介绍映入眼帘,颇有几分诗意。此次展出的8件民国人物,成为一大亮点。

“我怀着敬意创作了这些作品,呼吁人们向这些大师学习,守住传统文化的精气神。”陈云贵说。

目前,陈云贵把主要精力放在“高士”系列作品创作上,这也是其未来创作的方向。在他看来,好的作品要有超前性。高士们追求乌托邦,尽管不太现实,但品质高贵,有更深层次的思考。

作为成长中的艺术家,陈云贵更喜欢把自己看作是“匠人”。

陈云贵是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大孩子,他的第一功课,是保持每天的自我阅读,不断尝试以独立的视角创作。“发出自己的语言,触碰人们的灵魂,才会离艺术更近。”陈云贵说。


责任编辑:陈莎婷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