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非遗:适应“新土壤” 焕发“新生机”

小陶陶 2020-11-18   1523
1381
0

近段时间以来,福建省泉州市政协联合泉州市文旅局组织非遗调研,走进德化、南安、鲤城、永春、安溪等地,通过对陶瓷、木偶头雕刻、金苍绣、锡雕、制香技艺、滕铁等非遗项目的考察,掌握泉州非遗传承、保护和发展情况。

物质文化遗产是指被各群体、团体所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非遗项目均是在特定的生活生产土壤中孕育出来的。

在跟随调研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作为全国唯一拥有联合国三大类“非遗”项目的城市,近年来,泉州结合非遗项目自身特点,采取跨界“新设计”,开发文旅“新产品”,培育产业“新生态”,开辟“新市场”,让非遗适应新时代下的生产生活“新土壤”,融入“新生活”,焕发“新生机”,为非遗保护发展提供了宝贵借鉴。

位于泉州西街的连发锡铺,常常有锡雕爱好者来体验锡雕制作。泉州政协供图

跨界设计,开发“新产品”,在开拓市场中传承

锡底圆口陶瓷杯、锡雕与木雕结合的小型香插、包锡雕花的打火机、锡制鲤型钥匙扣……在泉州西街的连发锡铺里,陈列着不少最新开发设计的锡制跨界产品。

泉州锡雕工艺历史悠久,始于唐宋时期,随着泉州港“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荣而逐渐发达。原来泉州就有一条巷,从巷头到巷尾,开设了好多专门打制锡器、出售锡制品的打锡商铺,“打锡街”的名称一直沿用至今。始创于清咸丰三年(1853年)杨氏家族的“连发锡铺”便是其中的代表,它见证了泉州锡雕技艺的兴衰。

连发锡铺第六代传承人杨婉红表示,传统的锡器讲究实用,常常制成锡盘、锡盆、锡罐等,但随着各种新材料的出现,由于价格较为昂贵的原因,锡器的实用性逐渐被其他新材料取代,市场一落千丈,不少锡雕艺人被迫谋求新出路。

连发锡铺也不例外遭受冲击,为此,连发锡铺传承人不得不探求新的发展路径。他们认为,锡雕本身具备的历史沉淀是不可磨灭的核心价值,而长期的市场粘性让不少消费者对锡器具有特殊的情怀,因此如何让传统的锡元素融入新时代“锡粉”们的生活里,寻找到新的消费触发点,这是连发锡铺持续健康传承的关键。

经过一番思索和尝试,连发锡铺逐渐探索出一条新路:针对年轻人对工艺品提出的跨界、潮玩等多元需求,结合消费者的美学新诉求,将传统题材通过创新设计,将锡雕与香道、瓷器、木雕、有色金属等工艺种类进行跨界融合,开发出诸如锡雕打火机、锡雕茶杯等适应新市场的新产品。

“由于从中融入的手工艺、文化、时尚等元素,使得锡雕新产品具备了独特性,它们逐渐成为了许多企业伴手礼的新宠”,对此,杨婉红深有体会。

连发锡铺的独辟蹊径是泉州锡雕通过设计“新产品”开拓“新市场”的缩影,也是泉州传统非遗通过产品创新适应新生活的缩影。除了锡雕外,还有不少类似的案例:新的加工工具的使用、传统技法和现代设计的融合,让惠安石雕作品形式从建筑构件延伸到茶具、“装饰画”等家居领域;木雕与漆艺的结合,开发了大漆茶盘等茶具新样式;德化白瓷与照明设备的融合,生成了白瓷灯罩等新产品……

德化“陈氏瓷塑”传承人、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陈丽玲在新秀园工作室展示自己的陶瓷作品。张礼珍/摄

打造链条,培育“新生态”,在集聚人才中传承

2020年初,德化瓷塑著名的世家“陈氏瓷塑”传承人、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陈丽玲将位于工厂中的工作室搬入德化新秀园里,新工作室有300多平米,包含了作品陈列区、接待区、休息区、创作区等空间。

对比原来的工作室,新工作室让陈丽玲感受最大的不同包括:“创作更加专注,同行之间的创作交流更加频繁,接触高端院校的学习机会更多,来参观的客户涵盖面更广,视野更加开阔”。她表示,不少德化白瓷创作者的工作室均分散在各自的家庭工作坊,创作与工厂在一起,让他感觉很难施展手脚和突破传统。

陈丽玲是入驻德化新秀园的64位年轻艺术家之一。德化新秀园是德化县委县政府按照“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模式创建起来的。项目建筑面积6.8万平方米,整个园区采用“戴云山筑”主体建筑风格,建设大师楼19栋,每栋统一配套陶瓷艺术品展厅和大师研究所。

德化新秀园相关负责人介绍,新秀园以陶瓷工艺美术创意设计为核心,通过规划全国陶瓷艺术创作与展示、国内外艺术交流及各大美院实践、陶瓷后备人才孵化、陶瓷艺术文化交易与陶瓷文化旅游服务等,集聚来自的全国各地青年陶瓷艺术家,最终目标是在新时代更好地传承发展德化瓷塑技艺这一国家级非遗。

泉州市政协副主席骆沙鸣表示,走进新的时代的非遗项目要温故知新、要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让他在乡愁中坚守、在生活中延续、在大地上活化,关键在于营造非遗人才薪火相传的环境和增强非遗作为文化强国基石之一的文化自信。

经过三年多的运营,德化新秀园人才集聚初步显效,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陶瓷艺术家纷纷入驻,其中包括终身成就奖1名、全国技术能手1名、全国陶瓷行业技术能手6名、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15名、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16名、福建省工艺美术名人11名、泉州市工艺美术大师19名等。

除了德化新秀园外,惠安的雕艺创业园、安溪的藤铁产业园、永春达埔的“中国香都”、德化的月记窑等,在泉州地区,通过构筑平台、打造人才生态链、发挥人才集聚效应传承非遗的案例陆续涌现……

振兴绣庄的老艺人正在穿针引线。林锦旺/摄

精耕细作,发挥工匠精神,在坚守传统中传承非遗

骆沙鸣表示,“非遗之花”要在新土壤上常开不败,坚守传统是根基。坚守传统既能葆有市场,又能推动非遗传承进入良性循环。

除了晋福文化馆外,位于南安康美镇福铁村的明筑偶坊同样是泉州非遗在坚守工匠精神的传统中得以赓续的生动注脚。

跟晋福文化馆的“大摇人”不同的是,明筑偶坊雕制的木偶头主要用于掌中木偶和提线木偶,偶头个头较小。“偶头虽小,但工艺同样复杂”,明筑偶坊创始人、泉州工艺美术大师傅明筑介绍,木偶头的制作要经过打胚、定型、雕刻、上土、修光、打磨、补土、上彩、画像、喷漆等十多道工序,一个大小仅10厘米见方的偶头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制作出来,要是制作多头木偶,所需时间更长,工艺更繁琐。

明筑偶坊“二代”傅晓艺在展示多头偶头作品。林锦旺/摄

在接受采访时,傅明筑一再强调:“客户的眼睛是最亮的,有些客人看多了木偶雕刻,已经具备了极高的专业度,所以哪道工序马虎了,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因此,“我们的核心价值就在于手工的精雕细琢,一点都不能含糊”。

为了保证每道工序工艺上的稳定性,他对本村民众进行了分工培训,直到他们上手。走进明筑偶坊,几层楼的自建房里,每一层都有分布几间工作间,村民变身为工匠,细化分工,有的打胚,有的修光,有的画像,有的喷漆,最难的开脸等工序由傅明筑亲自操刀,形成了木偶头纯手工雕刻的“流水线”。

稳定的市场让明筑偶坊良性运转,工人数量均能稳定在20多人,订单高峰期甚至超过50人。虽然早年落下残疾,但傅明筑凭着精湛的偶头雕艺,不仅养活了一家人,而且还推动当地的就业,更重要的是让这门非遗技艺得到了持续传承。目前他的儿子傅晓艺已经开始接手偶坊的运营。

泉州政协调研组考察南安明筑偶坊。泉州政协供图

“传统技艺的展现才是手工艺作品长期符合市场需求的真正精髓!”对此,南安梅山振兴绣庄负责人黄小明感同身受。

泉州绣品古称刺桐绣,民间叫金苍绣。金苍绣衣主要使用在传统戏服和木偶上,所以说振兴绣庄和明筑偶坊、晋福文化馆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关系。

黄小明介绍,随着社会发展,耗时耗力的“金苍绣”一部分底花和简单刺绣不得不改用电脑刺绣,剩下的再经手工刺绣。比如绣一条龙,改良后的浮雕是先用泡沫雕刻出龙的形状,再粘上带有鳞状的金银布。经过绣工们一针一线的缝制和修饰,原本只是初具模型的龙浮雕顷刻如一条神龙跃然锦上。传统的金苍绣浮雕和改良后的浮雕成品看着差不多,但耗时却是改良后的好几倍。

“然而,如果没有手工针线的成分,在市场上很难推动,绝大多数客户是冲着传统技艺来的”,对此,黄小明深有感触。

传统的金苍绣比起普通的刺绣要复杂许多。传统的金苍绣一般要经过描图、固定、绕线、合成四大步骤。而且,传统浮雕是用棉花填充的,在描好图的绸缎上,用纱网将棉花固定后再绣出神龙、神兽等图案。

“浮雕要有立体感,塞的棉花一定要紧。”振兴绣庄的老艺人侯阿姨说,最为关键的就是在固定好的棉花上面绕上金线,不仅下针要准,而且还要够力。浮雕浮起度的大小也全凭绣工对于绣品形象的拿捏。为了让龙神呈现出鳞状感,绣金线前还要在棉花上缠绕一层较粗的呢绒线,才能绣出龙鳞的凹凸感。

侯阿姨说,一件纯手工刺绣服饰至少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但即便如此,在黄小明看来,纯手工绣制的金苍绣仍最能展现传统技艺的精髓,像侯阿姨绣制的金苍绣品,在市场上是供不应求,基本要提前预定。

传统技艺的坚守已经成为了地方政府和非遗传承人的共识,近年来,泉州想方设法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传习活动创造条件、提供支持,通过资助创办工艺美术大师(民间名艺人)工作室、实施带徒授艺师徒双向补贴等,对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永春纸织画等17项传统工艺美术品种技艺开展抢救保护,建立了12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馆(其中市级馆1个、县级馆11个),100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所,1000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取得了较好的工作成效,在全国名列前茅。

责任编辑:陈美珠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20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