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冬青:高价藏品买不起?不如了解一下高古瓷

小陶陶 2018-09-17   中华陶瓷网1130
1224
0

范冬青《说瓷》一书在上海书城首发。

8月11日下午,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最新出版的《说瓷》一书在上海书城首发,作者范冬青来到现场,向读者分享亲历的瓷器传奇故事。

范冬青是国际三大拍卖行女掌眼,曾任上海博物馆原陶瓷研究部主任、研究馆员。20世纪90年代,范东青旅居美国,曾任纽约苏富比中国艺术部顾问、纽约佳士得拍卖公司东方部首席鉴定,并受聘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特约研究员、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特约研究员、美国马里兰大学博物馆特约研究员。

2008年,范冬青回上海定居。此后,每个月,都有十多位民间收藏爱好者聚在一起,由范冬青免费为他们授课,讲解瓷器鉴定、欣赏的知识,而这本《说瓷》主要以她的讲课手记为素材,并加入作为一名资深古陶瓷专家在研究陶瓷过程中的故事。本书十三讲,分为官窑系之定窑、汝窑、钧窑、官窑与哥窑,民窑系之耀州窑系、磁州窑系、龙泉青瓷系、景德镇青白瓷系、建窑黑釉系与吉州窑系官窑、民窑之前世的青瓷越窑、唐代邢窑白瓷、唐代彩绘色釉陶瓷。

《说瓷》封面上的照片是“鹿啣灵芝出香炉”,是北京的一位民间收藏家的藏品,是目前完整的传世汝窑中的孤品。读者通过扫一扫封面上的二维码,就可以720°无死角地赏析封面精美绝伦的传世孤品。

在发布会前,范冬青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讲述了她对于瓷器收藏、研究的体会。


《说瓷》书封

未来国内高古瓷的拍卖一定会放开

范东青在采访中谈到,对于民间收藏者来说,财力会是首要的限制因素,因为古瓷真品的市场价格往往超出一般人的承受能力。此外,收藏者的眼力和魄力也都是影响收藏过程的重要因素。只有同时具备财力、眼力与魄力,才有可能成长为一个好的收藏家。虽然如此,普通的民间收藏者也仍然有买到好的藏品和进入收藏界的机会。对此,范东青提出了她的建议:“我常常建议普通收藏者不要去购买已经被拍卖到高价的藏品。如果真的对瓷器有浓厚的兴趣,可以转向去了解高古瓷,学习高古瓷的相关知识,并在能力范围内收藏高古瓷。”

高古瓷一般指明代以前的瓷器。根据相关政策规定,高古瓷目前不允许在国内拍卖,故目前没有人能将它的市场价格炒作上去;总体来说,高古瓷的定价仍处于较低的位置。

范东青提到,虽然国内不允许高古瓷的拍卖,但是民间仍然存在盗墓者,他们在盗掘出高古瓷后仍会寻找途径将其卖出,所以目前仍然有较多的高古瓷实际流通在市场上。

对此,范东青提出了一个她的个人观点:“我认为关于高古瓷的政策迟早是会发生改变的。但是就目前而言,什么时候国内会开放高古瓷拍卖,还不好说。”在这种观点的基础上,范东青建议收藏者应当在现阶段尝试收藏高古瓷,首先是因为由于目前的拍卖禁令,高古瓷的价格相对低迷,而在将来解禁后,待其升值再考虑收藏,可能已经很难了。其次,在能够收购到高古瓷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收藏,也可以防止这些文物被走私到国外,从而将其留在了我国境内。

“我觉得藏宝于民,对国家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名间收藏者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国宝留在了国内。等到将来有一天高古瓷升值了,收藏者个人也会获得好处,而这是收藏者参与文物保护应得的回报。”范东青说道。

官窑米黄釉高足豆

耀州窑刻花罐


磁州窑白地黑花婴戏纹折沿菱口盆

      1986年,汝窑窑址被发现。

      20世纪50年代,我国古陶瓷学界及考古学界都千方百计地想要找到汝窑的窑址,却一直寻而不得,汝窑的窑址问题也在当时一度成为了陶瓷史上的一大“悬案”。直到1986年10月下旬,这个“悬案”才开始被逐渐揭开。

      而范东青正是当时汝窑窑址的发现者之一。她作为亲身经历者,对我们讲述了当年汝窑窑址的发现过程。1986年10月,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在西安召开。会后,时任上海博物馆副馆长、中国古陶瓷研究会秘书长的汪庆正在会后将要离开时,河南宝丰瓷厂的一位与会者王留现说要让他看一件东西。汪馆长看到那样东西后不禁目瞪口呆:那是一件典型的汝窑洗子,在当时,博物馆以外是很难见到汝窑瓷器的。

     那天中午,汪馆长对范东青和她陶瓷部的同事周丽丽说上午他看到了一件汝窑瓷器,并关照她们二人可以去河南找一找窑址。不巧的是汪馆长忘记了那人的名字,只记得他是河南宝丰瓷厂的,因而只能让她们二人先去宝丰县文化馆找那里的文保干部,再让文保干部带她们去找宝丰瓷厂的那个人。

     到达宝丰县后,范东青一行几人找到了县文化馆的文保员邓诚宝,由于事务繁忙无法抽身,他让另外一位朋友带她们去宝丰瓷厂寻找当时与会的瓷厂技术员王留现。然而瓷厂同事说,王留现去了平顶山,并不在瓷厂。于是,范东青她们只能按照原有计划先调查宝丰县的古窑址。她们找到公社的秘书,让他帮忙引见清凉寺大队的同志带她们去清凉寺窑址。在20世纪70年代,故宫博物院的冯先铭先生和叶喆民先生曾在清凉寺窑址做过调查,并在《文物》期刊上发表了调查报告。因而范东青她们便打算先去这个窑址采集一些标本,以供研究使用。

      范东青和其同事在到达当年专家调查过的窑址后,从麦田的东西两端开始巡查,两人至中间汇合。她们捡到的标本主要有青釉、白釉、黑釉、白地黑花、珍珠地划花、三彩釉的陶瓷碎片。从捡到的这些瓷片来看,她们起初认为故宫博物院调查报告对它的定论是正确的。到中午时分,范东青发现了一块天蓝釉瓷片,当时以为它可能又是一块钧窑瓷片,而当她把瓷片捡起来时,却发现这块瓷片上有一颗“芝麻”小钉痕:这正是汝窑瓷器才有的特点。范东青不禁心跳加剧、欣喜若狂,没想到她竟在这里发现了汝窑的瓷片。此后,她和同事又陆续在这里捡到了5片汝窑的瓷片。

      由于她们的行程安排当天就要返回上海,且调查任务也已经较好地完成,范东青和她的同事便先离开了这里。回到上海后,她们向领导作了调查汇报。汪馆长认为,光凭这几片瓷片尚且无法确定宝丰清凉寺就是汝窑的窑址,她们应当再去一次清凉寺,寻找烧制这类瓷器的窑具,以便最终定论。

      1986年12月,范东青一行人再次来到宝丰清凉寺窑址。这次,她们还发动了当地的妇女儿童一起帮忙寻找天蓝釉的瓷片。两天过后,她们共找到了37块汝窑瓷的标本,还有3件窑具。这3件窑器中,一件是“火照”,另外两个是支烧具。“火照”就是烧窑时的温度计,通过它来判断窑炉内的温度和瓷器烧制的火候。由于这种精致的窑具成本很高,故只可能是烧制汝官窑所用,加之前后发现的瓷片标本都符合汝官窑的特点,最终河南宝丰县清凉寺村被证明就是北宋名窑——汝窑的烧制地。

 







责任编辑:苏晓薇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