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瑞峰独创许氏“实心瓷塑”:坚守传统 只为初心

小陶陶 2019-01-07    海外网1550
935
0

德化,地处“闽中屋脊”,“陶埴且以致远”。德化名瓷,历史悠久,驰名世界。其瓷塑题材之广泛,形式之多样,水平之高超,规模之庞大,延续之长久举世第一,堪称“世界瓷塑之都”,不仅在国内广受欢迎,在国际上也饱受赞誉。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涌现出许多杰出的瓷塑名家。德化先后被评为“中国陶瓷艺术之乡”、“中国瓷都”、“世界陶瓷之都”。

在这片以白瓷著称的土地上,艺术陶瓷更是百家争鸣,大放异彩。其中许氏家族历经七代人(许良西、许起蓉、许友义、许文君、许兴泰、许瑞峰、许启元)的不断传承,创造出独树一帜的“许氏瓷塑”艺术风格,更是德化瓷塑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继承德化历代瓷塑尤其家族传统技艺的基础上,致力于材质创新与艺术创新,在“瓷圣”何朝宗的写意概括与“山湖祖”许氏家传的精雕细琢之间找到了平衡点。作品严谨中求活泼,飘逸中求沉稳,奔放中求收敛,变化中求整体,传统中求浪漫,工艺中求情感,开创了瓷塑的自由时代。

许瑞峰


坚守传统,为那份不变的情结

许瑞峰1969年生于德化陶瓷世家,是许氏瓷塑第六代传人。父亲许兴泰是从事瓷塑艺术50多年、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三叔许兴泽是擅长制作大型瓷塑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在家庭浓郁的艺术熏陶下,许瑞峰自小就对陶瓷艺术产生浓厚的兴趣并结下不解之缘。80年代中期,在父亲创办的作坊里,作为长子的许瑞峰挑起重担。造型设计、打模、烧窑、注浆都要一手包办。白天到国营瓷厂上班,晚上在家接着干活。90年代到2000年之间,德化陶瓷业飞速发展。西洋工艺的订单和外销瓷支撑下,德化涌现出许多大型企业。而对像许瑞峰这样坚持走传统艺术的人来说,却还只是温饱。许瑞峰说,那时做瓷雕,事事亲力亲为,不仅累且作品量少,而烧制好的作品却很难卖出。但他始终坚信,德化陶瓷传承千年,立足于世的还是瓷塑技艺。许家的家传本领,还应该是坚守传统。他相信坚持下去肯定会有迎来春天的一天。

在陶瓷艺术创作中,许瑞峰认真汲取前人的经验,积极向瓷坛前辈学习,不断提高艺术涵养。在专业的道路上辛勤耕耘三十多年,他的作品深得收藏家、鉴赏家青眯。作品七十八次获得国家、省、部级嘉奖。并有二十六件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南海紫光阁、国家珍宝馆、中国美术馆、中国工艺美术馆、英国珍宝博物馆、福建省博物馆、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德化陶瓷博物馆等海内外多家文博单位收藏。其事迹载入世界名人录。并于2015年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荣誉称号;2018年被文化和旅游部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德化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仙女散花


匠人的寂寞与坚守,考验工匠技艺

“做瓷塑最难的就是烧窑,坯和釉看着都很完美,一烧制可能就会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一个工序失误会导致整个作品损坏。”许瑞峰说,“大型瓷塑更是难上加难,成品率极低,十件大型瓷塑拿去烧,没人敢讲能有几件是成功的,我有一件作品,烧制了五年才做成一件。”

德化瓷塑技艺登峰造极者,是明代的何朝宗。为什么越懂行的人越推崇何朝宗呢?何朝宗手下的观音神情似笑非笑,是创作者内在思想的表达。何朝宗将观音的衣袖简约概括的几条线条,该有的衣袖翻转、挤压、拉伸和重力,都恰到好处地呈现在观者面前。数百年来,多少人仿制渡海观音,模仿到七八成者都很少。许瑞峰认为,功底基础和灵性,都很重要。传统技法还有很多值得揣摩和提升的地方,而并非“已经走到尽头”。

心经-自在观音


       多少人制作观音,为了制作衣纹而衣纹,是以为美。其实衣纹底下,是人物的肌体。假如把衣服“去掉”,身体结构都经不起推敲。“把身体伤了,手都裁断了。别忘了袖口还有手从里面经过呢。”许瑞峰说,经过这么多年的手作,他感悟到衣纹的形成是有它的道理的。衣纹不应该是那么“乖”的,在人动作的受力下,应该是有微妙的“反作用力”的。创作者要能感受到这一层,就会反省到以前一些创作手法是不对的,技艺就会有所提升。

独创许氏“实心瓷塑”

明陈懋仁《泉南杂记》载,“德化之白瓷……厚则绽裂,土性然也”。可见,德化白瓷烧制厚胎极难。实心瓷塑自古难题,许氏首创重写瓷史。

德化瓷塑早期为堆塑成型,明代发展为模印成型,民国开始注浆成型,今以注浆成型为主。瓷胎最厚者为堆塑,先实心雕塑然后掏空,因“厚则绽裂”、“十窑九败”之故,堆塑渐被淘汰。今泰峰瓷坊,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历千次之试验,烧实心之瓷塑,超古人之厚胎,成一家之“瓷”。

许瑞峰创作的“实心瓷塑”因无掏空、全实心,填补了世界陶瓷史之空白。其实心堆塑,件件孤品;其实心模印,成型与烧制极难,成功率极低。鉴此,“实心瓷塑”升值空间大、速度快,极具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


中华红:鹿头尊


专攻传统瓷塑,开创“中华红”、“宝石釉”

许瑞峰专攻传统瓷塑。但许瑞峰并不满足对传统瓷塑技法的娴熟运用,他不断努力在科学与工艺、生活与艺术、物质与精神、传承与创新之间寻找突破口。2000年,他率先发明了陶瓷高温红色釉“中华红”和“宝石釉”,填补了该领域的国内空白,并风靡陶瓷业界,为德化陶瓷增添了鲜艳夺目的色彩。

“中华红”的诞生,不仅圆了陶瓷艺人的“大红”梦,而且与中华民族的“红色情结”产生了强烈共鸣,出现了独特的“红瓷”文化现象。许瑞峰研制的红釉瓷,历经无数次的试验,最后他选择了其中的一款,并被国家领导人李铁映命名为“中华红”。

在釉艺创作和研究过程中,许瑞峰不仅对红釉的研究首屈一指而且在多彩结晶釉的研究也是成就斐然。他成功研制出了窑变多彩结晶釉,在陶瓷界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响。该釉艺也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铁映命名“宝石釉”。“宝石釉”是窑变釉中的璀璨明珠。这种釉在1350度高温熔融後,经缓慢冷却,釉中的结晶性物质处于过饱和状态,從而析出呈美丽花纹的晶体。结晶釉有高温和低温两种,有单色和复色之分,晶花有细晶和粗晶两种,“宝石釉”是属于高温、粗晶、复色结晶釉,堪称窑变结晶釉中最名贵的品种。由于釉料的成分靠‘人巧’,而烧成气氛则靠‘天工’故有“一为天工,二为人巧”之说。宝石釉‘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件件为孤品。

许瑞峰说,令人欣慰的是自己的儿子许启元很争气,已经是科班出身的许家第七代传人,已经临摹创作许氏家族传统二百多件套作品,也受到大众认可。作为父亲的许瑞峰没有为儿子预设道路,而是让他自由的探索,寻找自己的方向。正如“启元”这个词所包含的那份意思,为许家的瓷塑带来一份新的希望,开启一段新的发展历程。接下来他要把“泰峰艺术馆”这个从小就有的梦想完成,收集许家前五代先人的作品,在艺术馆做展示,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许氏瓷塑”,认识德化白瓷。

许瑞峰这份坚守的信念,是一种对于瓷塑艺术挚爱不变的情怀,这种情怀与格局,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大师才可以具备的。(图文/李艺凡)


艺术家简介

许瑞峰,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非物质文化遗产(德化瓷烧制技艺)国家级传承人,全国优秀青年工艺美术家,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等。


责任编辑:黄敬伟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