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移峰:归隐竹林山居,做柴烧器皿上的书画家丨“德化瓷谷仙境”柴烧艺人专题报道

小陶陶 2020-06-28   1935
975
0

晨起凭鸟唤,卧床听雨眠,在瓷谷仙境有一种生活,叫“落花听雨,闲看烟云”。沏一壶清茶,看瓣瓣落花,听细雨绵绵,在竹林山风间,感受乡村的宁静与美好。这便是“竹林山居”一天的日常,也是山居主人张移峰的生活日常。

不惑之年 归隐求志

竹林山居,是张移峰生活的地方,也是他的柴烧工作室。因为对德化陶瓷文化的热爱与执着,他毅然放弃了大城市的繁华,来到德化瓷谷仙境,将自己的艺术梦想搬进了这乡村山野。

2018年,他投入巨资改造了当时废弃的仙荣小学,如今,这里已焕然一新。旧教学楼被改造成了温馨的民宿,操场变成了偌大的庭院,小桥、流水、凉亭、游鱼,将这里点缀得诗意盎然,越过庭院便是张移峰的工作室。就这样,他在这里定居下来,用心经营着自己的艺术天地——京津德化陶瓷艺术文化园,成为来来往往的艺术家们到德化必打卡的场所。

走进张移峰的工作室,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水墨画,架子上陈列着一些柴烧器皿、青花瓷瓶,案台上铺着宣纸,还有未完成的瓷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墨香,一下子将人们带进了淡然悠远的艺术世界。

专注技法 关心文化

在这里,笔者看到了张移峰与众不同的柴烧。除了火痕、落灰、釉面变幻这些共性,笔者关注到这里的柴烧多了一缕诗情画意,器皿上一幅幅别出心裁的小画让古朴的作品多了别样的风情。在柴烧器皿上作画,张移峰是德化第一人,这也成为他独特的标签。

可能因为之前经营画廊的缘故,张移峰对于艺术有着独到的见解和执着。张移峰认为,柴烧只是一种技法,并不能称之为“文化”。所以,他尝试将自己的艺术见解融入到柴烧中,一方面探求柴烧技法的多变性,一方面延展作品的文化属性。他说,作品是个人的,但文化是民族的,他想在作品中融入一些关于文化的思考。

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容易。众所周知,柴烧作品本身具有极大的不可控性,不同的泥,不同的木材,不同的窑温,不同的气氛,在器物表面都会形成不一样的效果。而张移峰则需要根据不同效果作不同的画,可想而知这是极其考验画家功夫的,不仅仅是对画工的考验,更要求作者自身要有极高的艺术修养,才能做到挥墨自如,取舍得当。纵观张移峰的柴烧绘画, 小桥、流水、劲松、朗月、文人骚客、英雄意气皆可入画,篇幅虽小,却总给人浑然天成、意犹未尽之感。

除了画画,张移峰还在作品上刻字。苍劲有力的汉字让原本安静的作品一下子活了起来,与器物釉面效果交相辉映,更显柴烧质感。

日益精进 臻于完美

张移峰认为,柴烧是一个造化的过程。一切的准备也无法完全控制大局,微妙的变化都会演变出难以预测的结果。柴烧过程中有太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作为参与者,一直享受其中,并得到无穷的温暖与满足。但是,他始终相信柴烧中有完美。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谈话间,张移峰拿出了自己收藏的一个日本柴烧作品,其完美的几乎不像柴烧。在看到这个来自日本的作品那一刻,我们大概理解了他口中的“完美”,是日复一日的技法精进,年复一年的匠心坚守积聚而成的“完美”,而这就是张移峰一直想要做到的。作为一名手艺匠人,张移峰深知,属于匠人的命运没有捷径,只有时光的浸润和对于技艺的研磨,才使得未来熹微的光芒逐渐变得明亮。

为此,他还搭建了自己的柴窑,在一窑一窑地尝试中,亲力把控拉坯、成型、入窑、烧制每个环节,通过不断的修正、调整,将艰辛和变数化作每一件独一无二的作品。

就这样,张移峰将自己的热爱与精力一点一滴倾注在竹林山居里,优美的环境,还有特色的陶瓷文化,让这里渐渐成为文人骚客、艺术大伽创作休闲的好地方。来到这里,想喝茶就喝茶,想画画就画画,随意坐着,聊天、用餐、小酌、听音乐、看书、看电影……你总能找到自己的乐趣。

部分作品展示



责任编辑:陈美珠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20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