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画题材在陶瓷酒坛中的运用

小陶陶 2018-06-07   13
0
0

年画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绘画体裁,也是中国民间美术中较大的一个艺术门类,同时在题材、构图等多方面对陶瓷酒坛有着重要的影响。本文通过分析、举例说明年画艺术在陶瓷酒坛的运用及重要影响。

年画是中国的一种古老民间艺术。年画艺术与民俗密切相关。寄托了人们对风调雨顺、农事丰收、家宅安泰、人马平安和祈福迎新、驱灾避邪的愿望。古时没有电影电视,也没有报纸刊物,更没有网络等现代媒体,因此,年画作为唯一的发行量最大、覆盖面最广的传播媒体,以其通俗的反映了几乎所有民俗文化内容。年画取材内容极为广泛,尤以直接反映各个时期的时事风俗及历史故事等题材为特点。画面线条单纯、色彩鲜明、气氛热烈愉快,并有以历史故事、戏剧人物作题材的。不仅富有艺术欣赏性,而且具有珍贵的史料研究价值。其中中国古典小说名著如《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人物故事为陶瓷酒坛提供了大量素材。年画构图对称、饱满,色彩绚丽,造型夸张,具有很强的装饰性,同时承载着人民大众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画面中的元素通过双关、隐喻、谐音、象征等,使几乎每一件作品都有深刻的寓意蕴含其中。意象化的造型形式美更加提升了人们的审美情趣。如桃花坞年画中的《和气吉祥》又名《一团和气》画面呈圆型。中央是头戴红花,扎羊角发髻,活泼天真,憨态可掬的稚童笑脸,身穿锦团服饰,颈佩“日月同春”银锁,手捧“和气吉祥”卷轴,给人喜洋洋、富足堂皇的感觉。在构图中和形象塑造上特意呈圆型,寓意“团圆”、“圆满”,表达了人们在新春佳节中盼望家庭和睦,生活幸福,诸事顺遂的良好愿望。

年画从开始就是和陶瓷的装饰联系在一起的,并且作为装饰的题材存在,只是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年画不单作为某种装饰的题材存在,也形成了自己全面、系统的风格特点,并且与陶瓷艺术、剪纸艺术、皮影艺术、雕镌艺术等一些姐妹艺术共同组成中华民族优秀的民间艺术。年画和陶瓷所展示出的广泛性和通俗性,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美好的寓意,都给我们传递出优秀的传统文化精髓。特别是当今资源丰富、技术发达,当两者相互借鉴、吸收的作品更能带来全新的活力。

陶瓷的装饰题材内容丰富,形式多种多样,有山水人物、花鸟图案及书法等等,各有其美,使得陶瓷艺术灿烂多彩。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变迁,人们的思想与审美观的改变,陶瓷酒坛的取材也在不断变化。其中很多是以年画中的古代寓言、成语典故、民间趣事作为题材装饰,在陶瓷史上有许多实例。年画具有质朴的语言风格,在取材、创作时流露出广大民众质朴、纯真的自然本质。

一、别致的构图

年画的构图讲究对称、完整、多样调和。构图饱满有利于营造出充实欢快的气氛,无论是神像、历史戏曲、风俗趣事都完整、充实地展现出来。这与人们追求圆满、完美的心理有一定的联系。人们喜欢把生活中的美好愿望艺术化、物象化到艺术创作中去。如桃花坞年画《富贵花开》整体构图充实丰满、基本不留白,而且配有花边和文字。主次有序、聚散有度,既富于变化又和谐统一。施于人的建国后作品,古彩《四季百花》瓷盘主题纹样都安排在器皿的主体,其余部分配有边锦图案纹饰,纹饰几乎布满了整个器皿,主题纹饰和边脚纹饰互相映衬,浑然一体,构成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画面大多集中、均衡,构图的完整性是达到装饰艺术效果的一种重要手段。

二、较强的装饰性

我国所有的民间艺术,在造型、装饰方面,无不绘有喜庆活泼的画面,极具精妙的幽默感,还善于运用夸张等手法,来丰富形象、丰富色彩。如年画《连年有余》,画面上的娃娃“童颜佛身,戏姿武架”,怀抱鲤鱼,手拿莲花,取其谐音,寓意生活富足,已成为年画中的经典,广为流传。施于人的古彩大盘师法传统而不泥于传统,吸收了年画中的质朴、率真、温馨的艺术营养,运用独特的陶瓷语言重新塑造,一切的绘画都离不开点、线、面。古彩瓷画则更是强调点、线、面之间的关系,点是一切形态的构成基础,任何物象都是由大小不同、疏密不同的点所组成的,体现了立体感和层次关系。物体的形象轮廓,纹饰形态,都要用线条来表现。古彩线条,雄健刚劲,刚中有柔。勾线时讲究中锋用笔,线条粗细均匀,注重顿挫转折的节奏感,粗细、长短、曲直、疏密的不同线条,表现出不同物象的质感。古彩的色块大小分明,色彩鲜艳。古彩瓷的绘画图案所表现的物象抽象、半抽象,写意传神,具有一定的程式化语言特征,更加突出其装饰性的味道。

强烈的平面装饰效果,古彩陶瓷酒坛的装饰注重上下左右的处理,不去刻意追求画面立体效果。因为被装饰对象本来就是两维空间的平面,尊重主体表面的平整感。与纯朴的民间木板年画艺术一样追求平面感。线条基本没有粗细上的变化,颜色也基本是平涂,这是服从平面装饰需要,虽然没有透视关系,但我们看上去却也很自然,这是装饰性绘画表现出来的美感,传递给我们较强的视觉冲击力。

三、对比强烈的色彩

色彩的运用源于人本能的色彩反映。民间年画的色彩,一方面,明显地呈现出人从本能出发选择色彩的表象,如在年画色彩中红色最为普遍,因为红色在可见光谱中波长最长、振动频率最慢,是人类视觉最先反应、最易感受的色彩,原始人类的色彩应用都是从红色开始,红色在中国人的心中似乎成了不能取缔、最受欢迎的颜色;另一方面,因为本能的色彩冲动,往往使年画制作突破社会性和地域性集体色彩的影响,时时表现出新的色彩面貌,如在年画制作中最广为流传的口诀,“画画无正经,新鲜就中”就是这种现象的反映,它所体现的是艺术的随意性和游戏性,体现人类本能对色彩的喜好和喜爱纯粹色彩的视觉刺激。因此,长期以来我国的民间年画均多用极色,以黑、白、红、绿等对比强烈、鲜明的色彩来组成画面,而且毫无顾虑地以艳红翠绿、明黄暗紫的色彩搭配,色彩运用几乎达到自由表现的程度。以粉、新彩的彩绘类型装饰亦是由冷暖色的对比搭配出强烈的视觉效果。特别是古彩、红绿彩这种强调色彩分明的装饰类型,更能突出其主观色彩的千变万化,丰富多样,色彩鲜艳而且形象突出。颜色釉的运用更是加强了色彩的主导地位。很多作品都是首先使用大面积的颜色釉,后绘画创作。颜色釉的色彩特性赋予了颜色釉色彩厚朴、鲜美纯正、质感丰富的美感。

四、题材的创新利用

创新是永恒的主题。陶瓷酒坛的创作中既要吸收优秀的传统文化又要善于发现、创作出新的内容。喜庆欢乐的婴戏图是中国传统绘画的重要题材,抽象、夸张的造型在杨家埠、桃花坞、朱仙镇都有众多不胜枚举的实例。作品中的娃娃或一人独自玩耍或三五成群嬉戏,为了配合画面更是选择寿桃、莲藕、鲤鱼、花瓶各种元素充实主题。可以说起源于民间的传统年画最不缺少的就是题材。而陶艺工作者对创作过程的重新认识以及对材料、工艺、技术审美认同,打破传统相对单一的创作观念,积极发现、挖掘、释放材料、技术等独特的审美语言。在陶瓷酒坛、造型多方面都有全新的诠释。

年画是中国的一种古老民间艺术,是千百年来国人对传统文化的尊崇,是对传统观念的寄托。虽几经建构-解构-再建构,但绵延不绝,生生不息,流传至今。年画艺术不仅是民族文化的瑰宝,也是传承民族文化的百科全书。一个有生气、有内涵的民族,必定是能体现自己文化精神的民族。于笔者一位学习陶瓷酒坛方向的学生而言,对年画及陶瓷相关知识的学习、吸收在创作中都有着重要作用。传统的民间艺术可以说是历史进程中的“活化石”,把年画艺术运用到陶瓷酒坛上,能够体现出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艺术独特的风格和内涵。


责任编辑:苏晓薇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