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山水画的构图

小陶陶 2018-06-22   23
0
0

山水画是以自然山水的实境为依据,经过匠心经营,改造加工而成的。山水画是客观景物与画家思想感情相融合的主客观统一。

看山水时心眼要来回往复,由近及远,由远转近,上下高低,前后左右地看,这就是所谓的稠缪。盘桓是流连忘返,欲进不前之意。也就是说该注意的地方,即使是远处,也能看得比较清楚,不重要的景物,即使是近处,也可以视而不见。只有外师造化,了然于胸,作画时才能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合到对象中去,托情于境,借境抒情,情境交融,以达到“我之为山水,山水之为我”的境界。

关于陶瓷山水画构图主次层次,首先立主宾之位。即所谓“画有宾主,不可使宾胜主。谓如山水,则山水为主,云烟、树石、人物、禽兽、楼观为宾。”一幅画中有主要部分,或者比较主要的部分,这是指具体景物形体的分量,主要部分不一定是重要部分,如近部以数树为主,上部中间小的部分峰泉突兀为次,或者近部位置不拘,其他小部分以隐约的山峰配合。层次分明,才有空灵的感觉,没有层次,就不能表现自然空间的深度和广度。所以层次在山水画中颇为重要。要使画面有层次,首先要求下笔要洒脱,如果绘画不洒脱,再有层次也不会灵空。另一方面要“林峦交割,以清为法。”前后交待要清楚。各部分浓中有淡,淡中有浓,相互配合,相通一气,浓淡层次的变化就丰富了。不同的对象,要按近大远小、近详远略、近浓远淡的原则来描绘,还须以粗细、刚柔、轻重、疾徐的用笔加以配合,同样画树亦宜近详远略,如近处是小树,虽近而不大,远处是大楼,远却大,这就是用近浓远淡的笔墨层次来表达景物,使画面和层次比较丰富。

山水画,虽然是臆想中的虚景,但“虚为实之”,构图的方法,是从历代的绘画实践和人们的欣赏习惯中概括出来的,既是真实山水的千态万状,又是臆想中的艺术形象。“虚实相生,疏密相间,纵横开合,脉络气势”即是山水画构图之精妙之处。

虚实黑白。在陶瓷绘画中能看得清楚的地方就是实,空白釉面处就是虚,在一条线中也有虚实,虚实是通过釉料的浓淡变化和用笔的轻重缓急而产生的。

虚实感是由自然山水的客观景物所决定的。它在山水画的构图上十分重要。我们观察山水景物时,眼睛与对象之间总有相当的距离,这种距离感就要用虚的方法来处理。从另一方面看,引人注意的地方为实,不注意的地方为虚,同样要加以处理,以适应人们视觉的联想要求,因此必须掌握虚实浓淡的运用。古人说:虚难实易,计白当黑。要在空白处下功夫,使画面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变化多样。例如上部山峰,下部林木,山与树之间虚,这虚即为云气,也是远近和两旁距离的处理方法。云气虽然虚,但在感觉上是实的,往往留着空白,不着墨与色,或只略施淡彩,使实中产生虚的感觉。画面还须有较大的虚实,在繁枝密叶之间,山石密皴中,结构繁复的建筑物中,都要应用虚实的方法。宾虹重墨的山水画中有多处的虚白,他自己说这是画眼,有眼即活。实处轩,虚处白,白处有时代表距离,有时为画面上轻重、均衡的需要,如音乐中的休止符,戏剧中的停顿处,白又可以代表太空,其中有万物生长之机。

疏密相间。画中有密处,也有疏处,按不同的对象,主要部分相对茂密,其他部分疏简。如房屋的瓦楞密,墙面门窗疏,同样的对象,在不同的部位,疏密也有不同,密和疏到什么程度,要看其整体布局的需要。树、竹的枝多部分要密,四旁枝稀处疏。丛树密,单树疏,这是客观情理。山石的皴法,一种是自具纹理的疏密,另一种是艺术加工的疏密。全幅的结构可以繁密或疏简,但必须使画面繁不嫌塞,疏不嫌空。疏密与繁简,有相同处,也有不同处,繁的不一定密,简的不一定疏。上部密下部疏密中有疏,疏中也有密。这就是结构中的繁简相间和疏密相间。繁密的布局中,山峦重迭,简的画中,疏树横坡。

纵横开合。一纵一横,交错有力,高峰横云、江边电塔,山上天光塔影,奇松横坡。一幅山水,如只有高峰或只有横的云、林、坡、树,就会缺乏变化。有时画两个山峰是纵,加崖边横出的树,或用染云,或峰后淡墨的远山,使两峰之间连成横势。也可以在近景处加横坡丛林,路径和建筑连成一片。整幅大的纵横关系,局部再搭配小的纵横,使之自然,丰富而有气势,生动而又精辟。还有横的两旁的山石峰峦或丛林要出纸边,形成画外有画的宏阔气势,即使小幅也深觉其“大”。

脉络气势者,山水画中各部分连贯自然,尤其是山,要有来龙去脉,脉络连贯、气势自然。有气势才有精神,使画面生气勃勃。否则不能全神。山的脉络如何,平时要多看山的远近左右,来往转折,再观察分析。只有多看才能理解,理解才能明确,也才能记住。“闭目如在眼前。”

另一方面,还需多读古人画论,看古今作品。除了山的脉络之外,平地横坡、林木、水流、村舍等都要顺势自然。“理路之清,由近低而高远。景色之备,从淡简而绸缪。……目中有山,始可作树;意中有水,方许作山……”,“路有出入,水有来源。”来龙去脉要交代清楚。

“似奇而反正”是中国字画的结构规律,与西画的变化中求统一的构图法相同。奇是变化,正是均衡。奇、正相反相成,好的构图要在变化中求统一。比如说构图像一杆枰。一边称五十斤柴草,体积很大,另一边秤砣体积很小,但提起来两边均衡。

古人对中国画的构图,有极为精辟的见解。如”经营位置”,指的就是独具匠心的构图,这是形成中国画民族特色的重要因素之一。它与西方绘画的构图法大不相同。一般说来,西方绘画总有一个固定的立脚点,只能把视野所见的东西收入画面(当然有时也有些集中、变化),中国画创作,可以全然不受这个限制而大大超脱了固定的立脚点、超越了一定的视野范围。当你观察生活,感受生活,获得了一定的意境,有了一个中心内容时,你可以把经年累月的所见所知乃至所想全部重新唤起,只要是与这个中心内容有关,情调一致的,都可以组织在一幅画里面。因此中国画常常包含极其广阔的内容,如前面所说的千岩万壑、层峦叠嶂、大川长河,可同时出现在一幅画面之中,使人站在这样的画幅面前,感到祖国河山的壮丽伟大,引起热爱祖国的感情。

山水画表现的景物比较大,相对说,透视关系不能大。你要画泰山,但你近处有一棵小树,按透视来看,它可能比泰山还要高,这怎能表现出泰山的雄伟?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我们常常在一些拙劣的风景照片中看见这样的构图。所以画大场面时要把透视关系缩至最小,最好把中景作为近景,这样近大远小差别就会减少。

画面结构同写文章一样,段落结构,组织安排,要有一个统一的构思。眼前的景物,只是一个局部,而一幅画,则应该是一个整体,是集中、提炼、概括而来的。

责任编辑:涂春承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