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笔花鸟 唯美陶瓷

小陶陶 2018-06-14   18
0
0

魏巍是埋头陶艺、低调创作的青年陶瓷艺术家,自小酷爱陶瓷绘画,师从其父魏小毛(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兼副教授),从艺十余载,对传统的陶瓷技艺颇有研究,在学习传统工笔的同时结合时代元素创作,力图创新。

为了创作出好的陶瓷工笔花鸟画,魏巍经常外出写生,把自然界的花鸟,看作亲密的知己,看作能交流感情的朋友。他从写生观摩入手,了解花鸟虫鱼的生长规律和组织结构,长期深入细致地观察、体验花鸟的生活习性和性格特征,理解植物的物情形态,认真剖析研究,从感性认识提高到理性认识,不仅要熟悉花鸟的外形,更要熟悉花鸟的性格和品质美,这样才能在陶瓷工笔花鸟画的创作中,将人的美好情操加之于意象创造中的物我双重意境,创造出极妙的画面感和意象美。

魏巍的作品揭示出他对物我关系的思考。通过魏巍的作品,我们可以深入体会到他亲自然的内心世界,体验他亲自然的情结,从中体会他知识结构中厚重的文化积淀。这是一种敞开心扉、直抒胸臆地描绘对自然万物,特别是对花鸟的美好感情,抒发了他在亲近花鸟中感受到的温馨和愉快。

陶瓷工笔花鸟画用线讲究,追求形神兼备,用线多主张流畅柔韧一气呵成。讲究诗情画意,做到情景交融。 在创作中通过对花鸟的观察理解,结合诗意的想象,力求做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讲究气韵生动。陶瓷工笔花鸟画造型严谨,并有自己的独特审美特点,在造型上摒弃了外光投影和色彩冷暖的变化,而是以线为造型基础,强调刻画花鸟本身形象的美。如画花则要捕捉刻画花的各种形象、形态,画鸟则要善于捕捉优美姿态,使形象生动真实,达到形神兼备的要求,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陶瓷工笔花鸟画造型上追求一定的装饰性,魏巍经过加工、概括,用匀整流畅的线条组成,疏密、曲直、刚柔、粗细、长短等有致的轮廓,在刻画飞动的鸟和草虫方面清楚真实。

功夫不负有心人。魏巍的作品《和谐图》于2013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评审金奖;作品《花好月圆》150件天球瓶在杭州西博会获金奖;作品直径57厘米的《芬芳怡香》圆瓷板被江西省博物馆收藏。另外,魏巍在父亲魏小毛的指导下通过近半年的努力设计创作了一只《百虫图》小杯,作品一经问世就被一位大同的收藏家收藏。

我喜欢魏巍的作品,还有一点是因为在他的作品中,平凡花鸟的组合所蕴含的吉祥寓意。

花鸟乃人间美妙事物,以其曼妙身姿,美好色调成为人们挚爱的自然瑰宝。花鸟世界的恬淡唯美激发出了艺术家们强烈的创作热情。像“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乱点碎红山杏发,平铺新绿水苹生”“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等脍炙人口的诗句表现出了人们对自然世界最深刻的理解与体会。同样在陶瓷艺术的表达中,花鸟是艺术家们非常青睐的艺术形式,艺术家们用画笔将诗中意境完美诠释,在感官上更为直观而具有冲击力,我们可以自然走进画中世界,体会诗情画意的同时,获得心灵的浸润。

陶瓷花鸟画从来未有形缺而神全者,从陶瓷花鸟画的构思立意,可颇见画家的匠心创造。自然界的动植物各自有其特定的生命形态,而各种花鸟形态的差异,常常会引起人们不同的联想。当人们以人的思想、品格、精神比拟这些自然界的生命时,这些花鸟便具有拟人化的特征,成为人们心目中敬重的偶像。人类只有敬重自然,顺应自然,经受自然的考验,才能创造安宁幸福的生活。

作品《锦衣富贵》,以中国人对孔雀的理解为基调,除了表现出孔雀的优美、高贵以外,还以雌雄孔雀为主体,牡丹、松柏为附属,构成作品。中国人认为,孔雀是神圣的,是神话中“凤凰”的化身,雌雄一对,象征着阴阳结合,代表家庭相结合,表现出人们对婚姻、对爱情的神圣、严谨感,也有着成双成对,好事成双的寓意。作品《百鸟图》更是表现出人们对一种美好的事物一种向往。

有一句歌词“春燕春来报,桃花枝头俏”。燕子欢快勤奋,外形俊俏,飞舞轻盈,是人们心目中的报春鸟。桃花则每年于阳春三月绽放江南,如火如荼,装点得春光明媚。尾剪春风的燕子与桃花融为一体,衬托出祖国山河秀美,寓意人民生活幸福美满。正是魏巍作品《春燕》的深刻蕴意。

魏巍致力于理论方面的学习,坚持理论指导,习画的同时又勤于写心得来进行总结。2013年以“心得”形式在江西《工艺美术大观》发表了一篇论文《顿、挫、铁线描在陶瓷绘画中的运用》。

魏巍认为,陶瓷绘画还是需要深入生活,了解大自然景物的形态,吸收更多的民间艺术的营养,丰富自身的艺术修养,才能够进一步解放思想,发挥自己的特点和风格,并使之具有时代气息和时代风貌,达到物我交融、神遇而迹化的境界,画出自己的心声,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责任编辑:苏晓薇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