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瓷美!为何总“不如“景德镇瓷?

小陶陶 2018-09-07   瓷讯2796
1286
1

左:景德镇瓷 右:醴陵瓷

湖南“醴陵瓷”作为国瓷形象代表之一,在国内、外享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其行业影响力、知名度、美誉度与景德镇瓷等艺术瓷相比,却相去甚远。

为什么说,新时期下“醴陵瓷”行业的发展道路逐步偏离了轨道,品牌影响力日渐微弱?

醴陵瓷品牌形象提升势在必行。本文从品牌源点研究出发,从企业调研中发现“醴陵瓷”的产业问题,提出从积极打造产品核心价值、差异化的工艺创新、培养高级人才、区域政府介入行业发展等手段,希望“醴陵瓷”行业快速发展,为地方特色工艺品的传承和发展构建新的发展模式。

关键词:醴陵瓷、釉下彩、品牌提升策略

中国瓷器享誉世界,作为典型的中国文化符号,它承载着厚重的历史、精湛的工艺以及优秀的艺术内容。中国瓷器复杂而多样,从地域划分,当属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以及福建德化最为出名。醴陵瓷产于湖南株洲的醴陵市,醴陵市素有“瓷城”称号。《醴陵县志》记载,醴陵从宋代就开始生产青瓷,从十八世纪初(清雍正7年)醴陵开始大规模烧造瓷器。目前,“湖南醴陵瓷器厂约有500余家,到2010年,中规模以上企业(年销售收入500万元以上)163家,年销售收入5000万元以上的有54家,过亿的8家”。尽管如此,“醴陵瓷”的品牌影响力与景德镇瓷器相比,差距较为明显。新时期下,“醴陵瓷”企业的发展表现出多种问题,特别是在艺术瓷的表现上,其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都在逐渐降低。作为湖南重要工艺产品,“醴陵瓷”如不能采取有效地策略提升品牌,调整企业发展思路,将会走向没落,而这无疑会是湖南文化产品的巨大损失。

一、“醴陵瓷”的主要产品内容

产品是品牌的载体。“醴陵瓷”有三大核心产品,分别为“釉下彩”、“红瓷”,以及日用瓷、工业瓷,前两类产品属于艺术瓷的范畴。中国瓷器从装饰工艺上可分为“釉上彩”、“釉下彩”、“釉中彩”三种。“釉下彩”是将制作的半成品坯上彩绘图案后,再施釉进入1200℃—1400℃高温窑焙烧而成。“釉上彩”的通常制作方式则是用花纸贴在瓷面上或直接以颜料绘于产品表面,二次入窑再经700℃—900℃低温烤烧而成。与“釉上彩”相比,“釉下彩”烧成后的图案被一层透明的釉膜覆盖在下边,颜色更为温润、细腻,用户在使用上也不容易将颜色刮坏。元代的“釉下彩”工艺已非常成熟,但基本上以“青花”素色为主;而醴陵的“釉下彩”则属于釉下五彩,具有颜色丰富、晶莹润泽、琳珑剔透、无铅毒、耐酸碱、耐磨损、永不褪色的特征。

“红官窑”是专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特制日常用瓷和国家礼品用瓷。1956年,国务院批准成立醴陵瓷业总公司并拨款800万元建成醴陵窑。数十年来,醴陵承担了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机关烧制瓷器的任务。2003年9月,李铁映在参观醴陵群力陶瓷厂后欣然题名“红官窑”。从此,醴陵瓷又衍生出了特有的品类和品牌称号——“红官窑”。

日用瓷、工业瓷方面,基于陶瓷制作的基础工艺,醴陵众多瓷器厂开发现代生活的实用性陶瓷制品和工业瓷制品,如时尚色釉炻瓷、高温釉下五彩艺术瓷、电瓷、特种陶瓷等。以“湖南华联瓷业有限公司”为代表的企业将产品出口,销往海内外,出口创汇5000余万美元。

二、醴陵瓷器品牌现状

美国市场营销协会对于品牌定义为:“品牌是一种名称、术语、标记、符号或设计,或是他们的组合运用,其目的是借以辨认某个销售者或某群销售者的产品或服务,并使之同竞争对手的产品和服务区别开来。”从定义得出品牌的内涵应分为六个层面:属性、利益、价值、文化、个性、用户。为醴陵瓷器实施品牌提升策略可从到品牌内涵着手,对其品牌现状进行客观的分析。“醴陵瓷”在目前的品牌建设出现以下问题:

1、历史内容展示不足,文化内涵表现不够。

在中国陶瓷历史文化中,景德镇是“瓷器之国”的代表和象征。自宋代起,国家即在景德镇设置官窑。在政府的监管之下,景德镇制作的官窑无论在选料、器型上还是传统样式上十分考究。官窑产品如出现不合格,即立马销毁,不允许流入民间。这使得普通民众对景德镇的官窑瓷趋之若鹜。湖南的醴陵瓷起源于宋、元时期、规模化发展于清代,制作“官窑”则始于当代。“湖南省陶瓷研究所”1958年开始为毛泽东生产胜利杯等生活用具。1974年,醴陵群力瓷厂为毛泽东主席精制专用瓷,主席珍爱有加,后世尊称为“毛瓷”。“毛瓷”之后,邓小平、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专用瓷,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天安门城楼、钓鱼台国宾馆的国宴专用瓷与陈设瓷以及党和国家领导人赠送给希拉克等外国元首的国礼专用瓷、联合国大厦的专用瓷均由醴陵生产制造。然而,这些辉煌的历史在企业现代的品牌运作中却没有进行有效的推广与宣传。另外,“清朝雍正、乾隆二代,是中国古代瓷器烧造的巅峰时期,几乎达到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恰于高温釉下彩方面建树甚微。近代醴陵瓷业异常了不起,短短数年便一举创烧出多种高温釉下彩,号称釉下五彩。尤其是创烧出多种复合彩料,以多层次的色阶丰富了醴陵釉下五彩的艺术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这是历史性的创新突破,也是对中国瓷器烧造历史的卓越贡献”。这些历史贡献如加以适当的应用性传播,则易于提高在大众心中的知名度,建立良好的社会认知基础。

2、产品价值取向失衡,艺术瓷核心价值被降低。

艺术瓷与生活瓷的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其独特的艺术性。这里所指的独特艺术性包括了器型的独特韵味、生动灵韵的釉色表现和别具一格的艺术家个人风格等综合构成要素。类似于宋代钧窑、汝窑,即使是白瓷上面简单施釉,也具有无可比拟的艺术价值和艺术高度。而在民国初期,就有文人画瓷的习俗了,这也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瓷器的艺术价值,但由于他们不了解釉、彩以及不同烧纸温度下的色彩呈现等工艺要求,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艺术瓷上绘画的艺术水准,进而影响了艺术瓷的收藏价值。随着经济市场的开放和对于经济利益的盲目追求,文人画瓷的流行风气竟然死灰复燃,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目前,而醴陵许多企业在生产时,采用“泥、釉、模”的方式,即放弃人工技法,采用模具灌装,将艺术瓷变成了工业化的产品,器品之间无差异感,这严重损害贬低了艺术瓷的固有价值。并且,湖南各路知名艺术家纷纷云集醴陵画瓷,艺术家和瓷厂各取所需,其实这种将瓷器的艺术价值简单根植于绘画价值、名家效应之上,从长远的发展角度来看,将会加深对本土艺术瓷的伤害。殊不知,瓷器产品核心价值在于手工性、艺术性、唯一性,而不在于批量复制性和其他艺术门类的简单复合性。景德镇的现代艺术瓷品依然强调人工技艺,坚持古法拉坯、手工制造。目前这种“艺术嫁接”将严重降低醴陵瓷的艺术性和独特性。如果现状继续,将加速“醴陵瓷”的最终衰败。

当然,也有业内专家会对笔者的看法有不同看法:“作为一种装饰和欣赏工艺品人们大多只会讲究工艺制作和艺术水平,一般不会太多关注他的生产量,只有收藏家才会有排他性”。个人认为,当下所处的时代就是全球化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其最明显的特征就在于“大众快速消费文化观念”所带来的产品同质化现象,而同质化就意味着低价格的恶性竞争和产品品质的下降。相反,只有“稀缺的、珍贵的、独特的”艺术品,才能被市场和藏家高价认可。所以,大众性的、批量复制式的商品化道路对于“醴陵瓷”而言,只能是雪上加霜。

3、人员流动、独特工艺外流,“釉下彩”技术优势减退。

醴陵陶瓷产业10万从业人员中,80%以上为初级工人,主要技术人才、设计人才、管理人才都是从原来的国光瓷业、群力瓷厂以及湖南陶瓷研究所流出,人员流动也使醴陵艺术瓷的核心技术随之流失。除了再就业进入了醴陵当地的小型私营企业外,还有许多技术人员前往其他省份的瓷厂里。在快速的教学与技能复制下,本为醴陵瓷“独门暗器”的釉下彩技术成为了整个国内瓷业的通行技术。由于技术学习和专业水平的不同,各个企业生产出了水平参差不齐的釉下彩产品,导致“釉下彩”的品牌价值降低。

4、行业无领导者且缺乏尖端、高级、决策型人才。

目前,国内现代艺术瓷领域没有规范的行业标准体系,这在某种程度上制约着行业的快速前行。行业标准一般由行业协会、行业龙头企业牵头制定。目前,从事“醴陵瓷”的企业分为三类:①以“湖南醴陵华联瓷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代表的大型国有企业努力进行企业转型,以色釉炻瓷为拳头产品,主要发展日用瓷、工业瓷产品。企业深度挖掘消费者市场,强调产品实用性与美观性。②以“瓷艺堂”为代表的中型私营企业对艺术瓷进行深耕细作,但是在技艺上正是采用“艺术嫁接”方式,无法突破行业瓶颈,不能引领醴陵艺术瓷往正确的道路上发展。③一些小型家庭作坊式的微小企业聘用一、两个具有一定技术能力的制瓷人员,在企业内以“师傅带徒弟”的形式,制作入门级的艺术瓷品。由此来看,“醴陵瓷”在艺术瓷的探索中暂无绝对性领导企业。

同时,醴陵瓷缺乏尖端、高级的决策型人才。虽然光绪三十一年,中国最早的陶瓷学校——湖南瓷业学堂就已经在熊希龄的申请下创办成功。但目前醴陵市开办的陶瓷学校所主要培养的是技能型中专生,这些学生专长于在流水线上进行基础的图案临摹工作,而缺乏独立的艺术原创性。一些具有专业素养的中端人才在企业中逐渐被同化,创新精神逐渐消失。极少数的陶瓷原创性人才却由于专业的限制,未能探索出有效的发展策略,也就无力凭借个人力量改变整个行业的现状。反观景德镇,仅凭一家“景德镇陶瓷学院”,每年就向源源不断社会和陶瓷企业输送各类型陶瓷高级专门人才三千余人,其中包含大专、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等不同级别、不同层次的专门人才(资料来源:景德镇陶瓷学院2013届各专业毕业生人数统计资料)。

5、地方政府强的产业认知和产业扶持缺乏科学性、前瞻性和全局性,对醴陵瓷的品牌形象造成极大的损害。

目前,醴陵政府推行的是“以电瓷电器等工业陶瓷为主体,以日用陶瓷、建筑陶瓷为两翼,以高新技术陶瓷为发展方向,以釉下五彩艺术瓷为文化载体,打造国内最有影响力的陶瓷制造出口基地”的发展策略[4]。这种策略虽然强化陶瓷大品类的发展,却没有将艺术瓷放置于核心位置上,某种程度上降低了艺术瓷在整个醴陵瓷中的地位。举个简单的例子,长沙卷烟厂的主要盈利产品,是以“软白沙、盖白沙”为主的中低端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长沙卷烟厂就不需要“和天下”这样的高端产品了。反而更应该将“和天下”为主的高端产品打造成高端客户认可的“白沙品牌标志性产品”,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品牌标杆”,只有产品品类齐全,才能得正确的市场认知和认可。否则,白沙品牌很可能直接成为低端卷烟品牌的代名词,品牌价值将大幅度缩水,市场规模急速收缩,发展前景令人堪忧。同理可证,如果醴陵艺术瓷的品牌继续在这样的政策导向中生存,产业特征逐步消失的最终后果就是被同质化的工业制造浪潮所完全吞没,发展前景实在不容乐观。

三、醴陵瓷器品牌提升策略及方法

1、深挖历史内容,借用湖南媒体资源高效推广

针对醴陵瓷当代“官窑”的历史进行深度,向普通民众给予完整、详细、深度的介绍,积极提升醴陵瓷的历史认知和美誉度。建议依靠湖南强大的电视媒体资源,为行业制作系列纪录片或《湖湘文化符号秘密档案》,内容上可从醴陵瓷的来历、醴陵瓷老工人采访、主席瓷的内涵、当代醴陵瓷代表性器型入手,以及包装现代醴陵瓷艺术名家等文化专题片。与湖南纪实频道、湖南国际频道进行合作,向海内外强势传播推广。

另外,在网络传播方面,可用现代影视技术制作病毒视频,以新鲜有趣的动画形式、戏说的文案等现代性的试听语言讲述醴陵瓷历史。这样的传播与权威的电视表达有所差异,却能够吸引年轻人的关注。在微博、互联网进行传播,无需投放费用,但因生动的内容表现也能实现较好的传播效果。

2、以“毛瓷”为核心产品,以“度身定制”方式锁定高端消费群

“毛瓷”、“红官窑”的历史价值,使醴陵釉下彩具备了产品溢价的基础。醴陵瓷可用“毛瓷”的制作方法为高端消费群定制瓷产品。随着国家的发展,国内中高收入群体扩大。他们追求时尚、强调个性,希望通过高端的艺术产品彰显个人文化品味。“毛瓷”尊贵的历史和文化内涵符合金领人群的心理需求。基于醴陵瓷在大众媒体的品牌传播效果,获取中高收入群体对醴陵艺术瓷的认可。并向这类群体推出量身定做印有个人识别标志或符合个人喜好内容的瓷器产品。借助他们“意见领袖”的地位,成为醴陵瓷文化的重要代言群。

3、在艺术瓷胎体制作上舍弃模具生产工艺,回归手工制瓷。

“即使最完美的艺术复制品也会缺少一种成分:艺术品的即时即地性,即它在问世地点的独一无二性。但唯有借助这种独一无二性才构成了历史,艺术品的存在过程就受制于历史,这里面不仅包含了由于时间演替使艺术品在其物理构造方面发生的变化,而且也包含了艺术品所处的不同占有关系的变化。”由此可见,德国哲学家本雅明已经对工业文明的机械复制特征已经做出了很好的结果判断——机械复制的结果不但包含了物理构造方面的变化,也包含了占有关系的变化,这都是由于机械复制造成艺术品缺乏独一无二性造成的严重后果。廉价且缺乏独一无二的醴陵艺术瓷如果继续大规模复制化、模具化发展,而不是回归陶瓷艺术的本体性研究,其结果就是醴陵瓷的艺术性将永久丧失。因此,笔者强烈呼吁,醴陵艺术瓷(非生活瓷)应该立即舍弃现有的现代化的模具生产,恢复古法工艺制瓷,回归陶瓷的本体研究。

这里笔者想再次商榷一个观点,依然有专家认为:“舍弃模具生产工艺不妥!认为模具生产是陶瓷制作技术的一大进步,注浆成型也有传统成型不可替代的优势。现在不是因为注浆成型的普遍使用使传统拉坯成型退化,根本原因是对传统成型制作工艺不够重视,重装饰,轻造型的后果。”

我认为这个一个观念固守的现象。因为一套注浆磨具的诞生,就意味着成百上千的同一样式的瓷器将被复制出来。众所周知,真正的艺术品的诞生不会因为流水线的出现而身价倍增,而是艺术创作过程中的天然型、趣致性、偶发性。每件有价值的艺术品都会在其艺术精神、表现手法、人文底蕴、造型手法、艺术风格之上追求独特的个性特征,每一件艺术作品的都会千方百计的寻求创新和突破。更何况,陶瓷艺术的产品造型和釉色装饰一定是要讲究浑然天成,而不能人为的分割而治。在这个方面,笔者坚持自己的观点!

4、以醴陵瓷的原创设计为基础,整体提升行业创新意识

“明式家具”、“元青花”等古代工艺品都有非常鲜明的识别性和造型特征,而除了“高温釉下彩”以外,“醴陵瓷”还一直缺乏具有典型意义的器型特征。现在开始重视,也为时不晚。“醴陵瓷”在回归陶瓷的本体性研究之初,应从陶瓷的胎体造型设计入手,研究“醴陵瓷”的独特造型和独特工艺。甚至,将一些已经失传的造型工艺也重新花大力气研究出来,这对于在收藏市场中重建品牌形象具有积极的意义。在本课题小组走访企业的过程中,发现有一套民国初年生产的“釉下彩”茶具有一种工艺年久失传了,即:倒茶水时,“凤鸟茶壶”会随着茶水的倒出而发出悦耳的鸟鸣声。从原理上来说,其实就是“茶壶内、外气压平衡过程中,大气流过某个狭小共鸣口径而产生了气流震动”。如果某企业专门成立一个古代陶瓷研究小组,多做专题实验,是不难解决类似问题的。同时,如果我们在设计陶瓷胎体的过程中,不但能融会贯通古代、现代器型元素,而且还能结合高档木材、玉石、皮革、石材、金属等高档材料进行复合性设计,或者利用二次烧制的可能性,充分展开陶和瓷的艺术性结合,在艺术视觉和触觉上形成粗糙与细腻、软与硬、透明与不透明、轻与重等多方面的对比,那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创新尝试。从艺术性和功能性相结合的方式,走上讲究造型创新以及材料组合创新发展道路。

5、大力弘扬“釉下彩”的传承与创新精神

在本文前面已经说过,醴陵“高温釉下五彩”的创新成功,产生于现代,而不是古代。为什么当下“釉下彩”不能继续创新呢?早在同治年间,广州瓷厂在景德镇“素瓷”的基础上,结合西洋画法和岭南“没骨画法”,运用洋红、大红等鲜艳的颜色,“撞水”、“撞粉”艺术手法大胆利用水、色累积造成的层次和笔墨韵味,最终形成了地方特色鲜明的“广州彩瓷”艺术风格。其实,醴陵也同样需要一批优秀的陶瓷艺术家在艺术精神的传承与创新方面开展扎扎实实的工作,这里列举和提倡的是对传统绘画技巧的有效借鉴,而不是简单的对中国画艺术全盘照抄。对于湖南本土的蜡染、印染、织锦、湘绣、木雕等民间艺术的精髓的吸取和借鉴,再加上西方图形构成理念、国画山水、花鸟的艺术性糅合,也许能为醴陵陶瓷的“釉下五彩”增添新的艺术发展动力,这还需要有志之士的坚守、传承和创新。

6、依托大学教育资源,培育行业高级专门人才。

以醴陵陶瓷烟花职业技术学校每年毕业几百名中专生相比,景德镇陶瓷学院的毕业生无论从规模、人数、层次、质量等多个方面来说,都是醴陵所无法比拟的。所以,醴陵的基础类陶瓷工人可以通过中专陶瓷学校培养,而行业的高端人才则需要改变思路,从长远着想,依托大学资源进行全方位的高级别专门人才的培养教育。醴陵瓷的高级专门人才应该拥有良好的艺术修养、灵巧的手工技能和开拓性的商业视野和创新精神。醴陵瓷企业可与湖南省内的高校共同制定人才培养方案。以订单式的方式委托高校培养各类型的专门人才。

成为行业推动者,需要较好的市场研究能力和艺术奉献精神。醴陵瓷企业主也可以前往高校再进行专业提升,与大学教师们进行思想的碰撞,或与大学教师团队签订横向课题,将自己的企业项目与高校团队共同完成。通过大学老师策略和专业指导,制作出经典的艺术瓷,获取行业殊荣,提升企业竞争力。尤其是那几家有一定实力的企业主,只有先将他们自己的企业做成功,才能为行业的发展起到榜样和示范作用。

7、制造百姓茶余饭后关注话题,打造藏家关注热点。

从当下各大拍卖行的陶瓷拍卖情况来看,陶瓷艺术品的收藏热仍是高温不止。上海崇源2009年景德镇国际艺术陶瓷拍卖会,共有164件拍品以高价成交,创造4310万元的总成交额;2010年中国嘉德现当代陶瓷与雕塑艺术部分,全年总成交额超过1.3亿人民币。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陶瓷艺术家王大凡的“禹王治水图”粉彩瓷板以920万元成交,创下了近现代陶瓷艺术品拍卖的新纪录;2011年,嘉德拍卖此次推出的“近现代陶瓷”专场,总成交额创4386万元。在市场上,秦锡麟现代民间青花、徐庆庚粉彩人物、舒惠娟无光粉彩仕女、赖德全釉上珍珠彩、李文跃墨彩描金人物等代表作品是一“瓷”难求,即使收藏家交全款订单,也要少则1个月,多则半年以上,才能拿到货(以上数据收集于百度文库)。面对这样高温收藏市场,“醴陵瓷”却显得无比的尴尬和无奈。

其实,也许湖南相关文化管理职能部门能整合一些民间艺术藏品资源,组织几场中央电视台《鉴宝》(湖南专场或专题活动),让全国观众了解醴陵瓷的历史、鉴赏原则、甄别方式、市场估价,那么醴陵瓷一定会重新进入百姓的热议范畴,也能受到藏家的关注视野。当然,如果连同“铜官窑”、“湘绣”、“菊花石”等本土特色民间艺术品一起来做,效果会更好。其实,除了《鉴宝》栏目外,我们也可以聘请专业的文化策略机构来策划推出一系列更为有效的文化产品推广活动,在介绍历史渊源、艺术特色、鉴赏方法、市场行情的同时,还能起到打造本土著名艺术家的作用,因为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双重认同,往往能起到推进行业发展的作用。

8、整合城市品牌资源,以城市品牌带动醴陵瓷品牌。

作为湖南株洲的地级市,醴陵历史悠久、人文厚重。自古为湖湘名邑,英才辈出,是李立三、左权、耿飚、宋时轮、程潜、陈明仁等一批革命先驱的家乡。拥有渌江书院、宋名臣祠、醴泉古井、状元芳洲、文笔奇峰及日本佛教曹洞宗发源地--云岩寺等名胜古迹。同时,醴陵还是烟花的发祥地,也是花炮祖师李畋的故乡,为名副其实的“花炮之乡”。醴陵政府应该将旅游业、花炮、醴陵瓷一同打包推广,打造强有力的醴陵城市文化品牌。

在醴陵瓷的行业发展上,醴陵地方政府可引领优势企业,制定系统的行业标准,推出一系列科学的行业孵化政策,重点培养1、2个艺术瓷品牌。在城市品牌的推广运营中,也以这几个品牌为重点,带动整个“醴陵艺术瓷”品类发展。

结语

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依靠政府、企业、专门人才齐力推动才能发展。行业的发展必须制定严密、科学的品牌战略。处于转型期的“醴陵瓷”虽遇到了困难与瓶颈,发展的步伐有些缓慢,如果潜心下来,从市场、艺术、用户、价值进行多维度的客观分析,回归艺术瓷的本体研究,在工艺、材料进行不断创新的手段,依托高校、政府之力,醴陵瓷市政府宣称“将产业做大到千亿”应该不只是梦想。

责任编辑:苏晓薇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陶瓷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1)

首页关于我们寻求报道

陶瓷头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taocitoutiao.com
首页 头条 视频 品牌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